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农经统计 > 列表

新年伊始,聆听青年们的愿望与目标

2021-01-04 16:18浏览次数:
  新的一年伴着希望向我们走来。这是为新征程开好局、起好步的一年。新征程新使命,呼唤着意气风发、堪当大任的时代新人。在这样的新起点上,各行各业的青年们有什么样的心愿与目标?我们征集网友心声,并邀请几位青年代表畅谈愿望,共同推开2021年向上向善的青春之门,共同思考如何为青年成长成才创设更好环境、提供充足助力。
 
  1.在故宫,让历史与大众相遇
 
  我的新年心愿:
 
  新的一年,我给自己订立的是个“五年计划”——2025年是故宫博物院成立100周年,这是继紫禁城建成600年后又一个历史性节点。我希望通过学术研究和成果转化,发掘更多的档案文献、影像资料和历史内容,摸索出更多继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有效路径,让学界和民众更了解故宫博物院的百年变迁。到那时,我们一起对故宫说:百岁正青春,祝您生日快乐。
 
  ——故宫博物院故宫学研究所研究馆员、故宫文物南迁研究所所长 徐婉玲
 
  自从2011年入职故宫博物院,我一直在故纸堆中触摸历史:透过泛黄的档案,竭力去看清那些被定格的岁月;闻着时光的墨香,试图去了解那些被品评的人物。
 
  2020年年初,古建部副主任赵鹏来信,邀请我参加“丹宸永固:紫禁城建成六百年”特展筹备工作。我兴奋地一口应下来,立即参与到午门东雁翅楼“生生不息”展厅的筹备中去,主要负责“初开紫禁城”“肇建博物院”和“战时护古物”单元的内容大纲设计。然而,新冠肺炎疫情很快来袭,我和策展小组的同事们大多无法见面,只好通过线上沟通,摘选文献、校核档案、构思展览大纲。海棠花开的季节,我们回到院里上班,继续筹备展览。
 
  博物馆对于人类的意义,很多时候是建构集体记忆。这次展览,我们希望以当时的人和物来讲述历史,力求勾勒出真实的时空脉络和多元的历史面貌。例如,在展示储秀宫内的自行车、钢琴等“洋物件”时,我们特意挑选了《故宫物品点查报告》中储秀宫卷内相关记载予以呼应;为了重现故宫博物院开院当日受邀宾客与民众热闹拥挤的场景,我们精心选择了亲历者记录和报纸报道、统计数据。
 
  怎么挑选出最好的老照片?怎样解读其中包含的重要信息?这是我们最花心思的事情之一。在准备展览的过程中,我和古建部策展人谢安平、“微故宫”微信公众号负责人张林一起,在影像系统中找到了不少从未对外展示过的玻璃底片。而这些玻璃底片由资料信息部在近几年进行了系统整理并做了数字化处理。例如文华殿书画陈列的玻璃底片就是首次对外公布,照片中的《清人猎犬图册》《清人画职贡图卷》是故宫博物院的重要书画藏品。看着有些斑驳的黑白底片,对照色彩鲜丽的文物本身,着实令人心生穿越之感。
 
  几年来参与展览策划、推动文化普及、协助新媒体产品制作的经历让我意识到:故宫的学问,不只是书斋中的学问,不是“越幽深越高明”。只有向社会打开门,让更多观众的目光投射进来,才能让这门学问拥有源源不断的活力,释放来自历史深处的独特魅力。
 
  2.他们的舞台梦闪出第一道光,纯净而明亮
 
  我的新年心愿:
 
  现在,我负责孩子们的音乐和科学课。我们有了一间相对宽敞的排练室。我希望通过用心给孩子编歌曲、组建乐队,继续用音乐为他们编织童年最美丽的梦。
 
  ——贵州省六盘水市钟山区大湾镇海嘎小学青年教师 顾亚
 
  2016年,我来到海嘎小学,负责教孩子们语文课。休息时,我有时会在办公室弹琴,常常看到孩子们扒着门缝偷偷看我,眼神里充满好奇。渐渐地,我意识到,对山里的孩子们来说,音乐是帮他们了解外面世界的一把钥匙。于是,我想办法筹集了一批乐器,2018年起,带着孩子们玩起了音乐,组起了乐队。
 
  2020年6月初,我用手机拍下了孩子们日常排练的视频,发到了社交网站上。没想到被很多网友看到,获得了许多关注和讨论。
 
  孩子们翻唱的歌曲很快引起了原创乐队的注意。他们联系到我们,并来到了学校。看到乐队的大哥哥们,孩子们特别激动。乐手和孩子们一起聊天、唱歌,还被孩子们拉着回家吃自家做的炸土豆。分别之前,大家在排练室举行了一场小型音乐会,难舍难分。
 
  后来,有支乐队打算和我们合作举行一场演唱会。我又兴奋又紧张,担心孩子们会怯场、会出错。但孩子们特别争气,昂着太阳花一样的小脸站到了舞台上。那场演唱会的观众大多是村民和学生家长。他们中很多人都是第一次听这些歌,但音乐有天然的感染力,不论是孩子们还是观众都深深沉浸其中。结束后,大家站起来使劲儿鼓掌,很多人都哭了。
 
  这就是我2020年最深的记忆——这群孩子被大家认识、被更多人看到,他们的舞台梦想闪出了第一道光,微弱,但纯净而明亮。
 
  3.在“研发小屋”种下更多科研梦
 
  我的新年心愿:
 
  “研发小屋”虽小,承载的梦想却很大。希望在新的一年里,“研发小屋”能成为更多青年的“灵感活泉”,激励他们增强使命感,在科技自立自强的路上,留下脚印一行行。
 
  ——华北电力大学电力工程系青年教师 裴少通
 
  37年前,从澳大利亚回国的科学家杨奇逊带领研发团队,在今天的华北电力大学保定校区一间不足16平方米的小屋中,研发出我国首台微机继电保护装置,使我国电力系统微机继电保护理论和应用技术达到国际领先水平。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全国电力系统保护基本上都换成了微机保护,对我国电力系统安全稳定运行作出了不可估量的贡献。
 
  这个故事深深激励了在华电求学10年的我。读书期间,我数次参观了杨奇逊团队奋战过的“研发小屋”。那是一间朝北的屋子,夏天闷热、冬天奇冷。在小屋里做各种极端参数实验时,确实很苦。比如,在做微机保护设备高低温测试时,研发团队借来了冰柜、电炉,人为地把温度时而升到很高,时而降至极低;人在屋里观察记录数据时,要么汗流浃背,要么瑟瑟发抖……这种精神深深鼓舞着我。学习和科研过程中,每当遇到困难,我总会情不自禁地想到这间小屋。2019年博士毕业后,我留校任教,成了电力工程系一名青年教师。
 
  2020年,我获得了河北省科技进步一等奖。疫情期间,我研发的无人机智能巡视检测系统解决方案在河北、甘肃等多地电网公司得到应用,为供电可靠性的提升贡献了力量。同样让我激动的是,从2019级新生开始,参观“研发小屋”成为入学教育必修课,而我有幸成为“研发小屋”的守护者。这是一种责任,也是一种传承,我将在这里见证更多青春梦想展翅起飞。
录入员:管理员
 
[ 加入收藏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 返回顶部 ]